adc影院未满十八

春季季后赛的半决赛,g2以2-0处于领先。如果这一局的胜利者依旧是g2,那么他们将会直接进入总决赛争夺冠军。

这一局,对于红蓝两方都是至关重要的比赛。

bo5获胜的一方直接进入决赛争夺春季赛冠军,以及si的参赛名额;而败北的一方则将进入待定状态,需要再打一次bo5来确定能否拿到通往总决赛的场馆门票。

“在比赛开始之前,我们要插播一条消息。”趁着比赛画面还没有正式出来,两边教练刚刚结束了bp,正握完手的机会,猫猫很适时地开口说道:“在刚才,fnatic先下一局,目前以1:0的比分领先着对手spy。第一局比赛的最佳选手是fnc的中单bdd……”

今天除了g2与og两支常规赛一二名的对决之外,还有上周晋级的fnc和欧洲蛇。比g2的比赛要晚一个小时,所以现在才刚刚决出第一局比赛的结果。

如果今天g2成功拿下这一局比赛,那么og就将会在下周决赛的前一天,与fnc与蛇队两者其中之一的胜出者进行比赛,获胜的话才能进入决赛;而若是g2被让二追三的话,那么命运也是如此。

所以,这一局赛点局,对双方来说都很重要。g2想要趁势击溃对方以免夜长梦多,而og则是想要扳回一局,祈求奇迹的发生……

就在猫猫在对另一场比赛进行着讲解之时,这边的比赛也随之开始。

“let'sgog2!”

一个个身穿g2队服的粉丝正具有规模、整齐地呼喊起了口号,在这其中还有一两个人带头挥舞起了旗帜——这已经可以和小型的足球场媲美了。

从场下粉丝的反应来看的话,g2的人气是完盖过了og。除了此时在竞技水平上2:0压制之外,两队的老板也进行了一次比较:从粉丝的呐喊分贝来做对比的话,结果当然是卡洛斯赢了。

“大家加油,早点回酒店休息。”作为在队时间最久的人,阿p可谓是将自信做到了极致。直接用一种尽快结束战斗的语气来进行了赛前的鼓劲。

清纯美女粉嫩嫩公主裙高清唯美写真

偏偏他这种奇特的鼓劲方式还得到了队友的正面回馈。

jankos显然是最赞同他这番话语的:“我已经迫不及待回酒店休息、回基地玩魔兽世界了……”

口嗨归口嗨,在最后的结果揭晓之前,他们的注意力还是更多地放在比赛当中的。

进入游戏,g2在一级时的战术做了更换,将侧重点转移到了上路——当然,没有上帝视角的orin是根本没有办法察觉到的。

orin的阵型还是非常常规地一字排开,在没有发现敌人之后又警觉地朝中路靠拢,就是为了提防上一局比赛那样的情况发生。不过这一次g2将矛头对准了上路。

将自己暴露在了乌鸦的视野内,随后又立马遁入黑雾之中。而使用乌鸦的alphari此时的身位在三角草丛左侧,之前发现了船长的身影,这让他留在了原地没有进入身旁的草丛。

“真由美,上去。”

看到这里,夏岩在一旁指挥着真由美的洛来到大龙坑内,而真由美也很果断地交出过墙,进入了三角草丛,等待起了冷却。

一级的洛可以依靠的灵活性做到一些出其不意的突袭。比如上一局,也比如现在。

为了监视敌方船长的动向,再加上打野皇子就在附近的红buff草丛,乌鸦还没有回到草丛的打算,这就让g2一级突袭的战术能够继续进行下去。

手里的技能还有数秒钟的冷却时间,看着草丛外不断徘徊,看起来随时都有进入草丛发现自己的乌鸦,自从上次之后隔了许久才登上比赛的真由美,也是忍不住心里打鼓。

掐准了时间,夏岩率先地走出了黑雾,出现在了乌鸦的视野之内。与此同时,早在一边待命的caps与jankos也纷纷出动,紧随着船长的脚步向前踏进着。

在看到船长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alphari就猛地挑了挑眉。联想到之前没有看到其他g2的队员后,他立马就提高了警惕。

一般在一级兵线还没交战时,是不会学习技能的。所以乌鸦临时学习了e技能,巨爪放出后,被早就有所预料的船长以预先走位的方式躲过,不过却击中了船长身后的中野两人,倒也不算放空。

枪口对准后撤的乌鸦,按下扳机后子弹飞驰而出,正中对方身后。同时,在草丛里准备就绪的洛也挥舞着披风上的羽毛,与船长形成了前后夹击的态势,对乌鸦进行了输出。

按捺住了性子,乌鸦打算走到墙壁边缘再闪现进塔,在此之前肯定是要被集火一番的。

第二次普攻落下后,技能刚好转好。真由美第一时间交出,正好抬起了乌鸦。船长拍马赶到,燃烧着火焰的刀刃劈砍在了他的身上,造成了一段真实伤害,再加上洛挂上的点燃,双重真实伤害的灼烧,让乌鸦的血量下降得飞快。

乌鸦的血量已经见底,而距离墙壁还有一步之遥。这个时候,alphari犹豫了。

如果不交闪,很可能船长的q技能就会转好了;但如果现在交闪的话距离又不够过墙,往侧边闪?那也只会被跟闪带走。

在生与死之间,alphari陷入了犹豫。当alphari没法第一时间选择时,身后的夏岩帮助他做出了选择。

“砰!”

闪现的跃迁声与火枪的发射声同时响起,一抹带着不灭之握的子弹在乌鸦闪现过墙后的一瞬间收割走了他的生命,并且还为船长提供了5点永久生命值,以及价值一把多兰系列装备的一血赏金。

“打得不错。”夏岩对两人之间默契的配合轻声赞叹道:“看来你这一次是认真在打了。”

“firstblood!”

随着游戏内播报员的宣告响起,场外的观众也沸腾了起来。

冠军奖杯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alphari在洛的绕后突袭之下送出了一血。只能说……”猫猫看起来是叹了口气,但眉眼中的一丝喜意却无论如何都洗刷不净:“犹豫,就会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