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视频全集百度云

回过头,看到涂小高已经睡了。

张天流自语道:“a,定位我的车。”

[车辆已定位,坐标东南高速1249公里,目前处于自动驾驶中,目的地东海修真学院商业街,b3停车区,预计在2小时32分,停入213-391号车位上]

张天流望向窗外,从五楼看下去,在几个篮球场后面就有一片停车区。

“更改目的地,伪造校标,直接进入东海修真学院,停到基础百科院,1号停车场,车牌认证我搞定。”

[已为您更改,预计在2小时35分进入1号停车场]

张天流转身走出寝室,下楼后来到停车场和篮球场中间的排椅上坐下,默默抽烟。

“同学,你不知道学校禁止吸烟吗?”一名靓丽的女老师走到张天流面前冷冷说道。

张天流扭头,四目相对时两人都是一愣。

随后张天流默默把烟扔到地上,身脚踩灭。

女老师却没走,而是蹙眉盯着张天流,良久过后她试探性的问道:“老公?”

“你认识我爸?”张天流抬头错愕的看着女老师。

清纯草帽女孩粉红脸颊娇羞可爱户外写真图片

女老师噗呲一笑,冷艳气势土崩瓦解,忽然坐到张天流身边重重锤了他肩膀一下道:“跟我装是吧,儿贼!”

张天流推开她道:“你这蹬鼻子上脸的功夫跟谁学。”

眼前靓丽的女老师名叫单娅彤,在一周目里两人是同学,也是恋人,小学就在一个学校,但却到初二才认识,高中相恋,本来要一起进大学,张家就出事了,两人再也没了交际。

在这二周目里,张天流只上了一年初中就辍学了,不过毕业证还是拿到了,因为他的辍学只是不去上学,期末考试时班主任来家里让他去考,就这样混到毕业证。

按理说这在二周目,她不应该认识张天流,即使同在一个小学和初中,也不在一个班上,这声老公叫得十分莫名其妙。

即使是一周目的她,也不可能这样叫。

她以前是一个十分规矩的女孩,主要是因为她的家教问题。

她老爹非同凡响,俗语形容就是茅坑里的石头,一周目时已经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天流,却唯独怕这厮!

给张天流印象最深的是,小学时,单娅彤被班上两名男同学欺负,她爹来了冲进还在上课的课堂,问了是谁干的后,一人一耳光直接抽出血,女老师拦都拦不住。

张天流就在隔壁,还特地跟一群小伙伴跑来看戏,那叫一个爽!

这只发生在一周目,二周目时,事情还没开始就让张天流掐灭了,他也并没有暴露自己。

要说两人最接近的一次,要属这丫头高中毕业的时候,终于鼓足勇气,跟同学们一起去ktv潇洒,只喝了一杯二锅头兑雪碧,还是1兑9,居然就吐得稀里哗啦,没过几分钟便不省人事。

之后的麻烦,并非色胆包天的男同学想一亲校花芳泽,也因为是下午,没什么混混,只是不知哪个傻逼,电话打她家里了!

二周目也有同学深知她爹威武,特别是认识她家的人基本也认识她爹,要让她爹看到谁把他醉晕晕的女儿带回来,绝对没有一句感谢,而是直接报警,教唆未成年喝酒!

这些家伙不敢吭声,导致不明情况的同学自信认为,既然没有人认识单同学家,那么不找她爹来谁送她回家?

于是掏出单亚彤8250手机,找到家里电话直接甩过去,等知道她爹性情的同学反应过来时,如遇天崩啊!

于是乎他们想到一个馊主意,制造单娅彤的不在场证据!

这就要说到缘了,当时张天流也在ktv,不过他不是跟同学来的,而是带清秋和馨绮见世面,也怪张天流为了激励他们,答应考试达标就满足他们的心愿。

要知道两个孩子一个十岁,一个才九岁,什么游乐场没兴趣,就爱来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瞅瞅。

等来了之后张天流才知道,歌不唱,酒不喝,就点了满满一桌的小吃!

原因是隔壁的孩子有幸在亲戚聚会时去了一次,回来天天吹嘘ktv的小吃多么多么好吃,把这两个小家伙馋得那一叫个惨啊!

从寒假惦记到了暑假。

单娅彤同学中有不少认识张天流的,毕竟当时明市不大,小学才六所,初中也就四所,高中更是可怜的只有两所。

圈子太小,同龄人很多不认识的也见过面。

这位妹子更是小学就认识他的,见他带着两孩子在隔壁吃东西,还串过门,不要脸的顺了点小吃。

她很自然而然的,把单亚彤塞了过来,不知是为了防止张天流使什么坏心思,还是她也惧怕看到单娅彤爸爸,就一同跟单娅彤待在张天流的包间里。

直到单娅彤爸爸扑了一个空,她才跟几个女同学偷偷摸摸把单娅彤送她家去,具体后来怎样,张天流就不知道了。

“哎呀,刚才没珍惜看,老公怎么变得细皮嫩肉了,说,你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单娅彤一副威胁口吻道。

“别闹。”张天流推开她摸过来的手,左右环顾道:“这是学校,咱们是师生。”

“师生!哦,想玩师生游戏啊,早说啊,回家……”单娅彤突然贴近他,红唇计划快亲到了耳朵,吐气如兰道:“咱们慢慢玩!”

“形象,形象。”张天流没好气道。

“呵,更我说形象,这东西你可从来不要的,我要来干嘛,不对哦,现在的你居然不乱糟糟的了,头发剪得很利索,校服也穿得很正,不会是……行啊!张天流。”

单娅彤突然重重给了张天流肩膀一掌,叉腰道:“觉得老娘腻了,打算乔装勾引校里的小姑娘吧,好啊你!”

“你有病吧!”张天流皱眉盯着单娅彤,真搞不懂这丫头犯什么疯病?

虽然他知道单娅彤就是这种性格,在他研究心理后,发现这丫头属于自幼受到严重的管教,却一直没有勇气对抗,因此一旦脱离这种束缚,必然喷井。

不过家教还是影像了她,导致外人看来她很高冷,实际无比闷骚,熟悉后会感觉她十分热情,热情到张天流一度有种被她当儿子对待的感觉!

也是因为这个关系,那个在一周目里,极度缺乏母爱的小天流太吃这一套了!

还是因为这个关系,二周目的张天流变得敬而远之!

张天流又把烟掏出来,没好气道:“你认错人了。”

单娅彤想夺过张天流的烟,却抓了一个空。

“给我。”单娅彤又恢复冷冰冰的表情。

“熟归熟,你再这样管我,我真生气了。”张天流也严肃道。

单娅彤收回手,突然叹了一声道:“你忘了结婚时答应我什么了吗,永远不再家人面前抽烟,你现在究竟怎么了?”

张天流一脸懵逼的看着单娅彤。

结婚!

呵!

以前想过,可这是二周目啊大姐!

你不会受什么影像……

想到这,张天流呆了呆,突然道:“你给你老公打个电话试试。”

单娅彤也呆了,忽见张天流无视她,把一根烟叼到嘴上,拿出打火机,她气得重重一掌又拍在张天流肩头,打得他火机一抖,火苗直接灭了。

“你究竟什么意思?”单娅彤冷冰冰问。

张天流皱眉看着她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快打吧,打了你就知道了。”

单娅彤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她老公的电话,接过张天流的电话没响,却还是有人接听了。

“什么事?”手机里传出跟张天流一模一样的声音,连语气也如出一辙。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