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合法吗

   随着眼脸睁开,光线投入,夏琪亚的脑子开始苏醒,挠头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逻辑混乱,体验极差的决斗梦境,支离破碎,无法组织起来。但自那声音响起的后半段开始,一切的记忆都清晰无比。

   “看来你找到了心底深处的答案。”

   “开放你的意志,启迪降临于你。”

   蓦然间,夏琪亚感觉体内多了一股若隐若现的奇异力量,这力量使她宿醉后也不觉得身体又什么难受,反而充满了力量,连带着脑子都清晰很多。

   “我效忠了雄伟之克雷姆……”夏琪亚满脸惊喜的从床上跳起来:“我获得了神力,获得了神力。”

   高兴了好一会儿,她才苦恼的发觉,那神力很奇妙的同时,也很难捕捉。这让她联想起了爱丽丝她们所说的——契机。

   是的,要想领悟神力,需要特别的契机。

   在不了解神力性质的前提下,夏琪亚一时半会儿,也无法确定什么应该是所谓的契机。

   “慢慢来,慢慢来。”

   就算现在不会使用,但体内含有神力是毋庸置疑的。夏琪亚安慰着自己,眉毛飞舞,掩饰不住的愉悦。

   她想要亲自告诉秦颂,并感谢他所作出的一切。

   清秀少女的魅姿风采

   但转念一想,或许彻底掌握了神力后,再向所有人展示,并表示感谢,会更加的有意义。

   对!

   就这样决定了!

   ……

   黑沉沉的天穹中,惨白的闪电不断的在云层中炸开,滚滚雷声,在寂寥的荒原中不断的回荡着。

   暴雨如注,千万条雨柱银线,倒挂天空。

   “快,快,不要偷懒!用出你们所有的力气,才是对圣灵的尊敬!”伴随着电闪雷鸣,一支特殊的队伍,正在暴雨中挣扎前行。

   这是一支特殊的队伍,前后左右都是装备精良的骑士,拱卫着中央一架奇怪的马车——车厢板足有四米多宽,长六七米,装配有四组八个包铁皮的车轮,由两排共十六匹健壮的马匹拖拽。

   一群步行的骑士扈从,站在马车的两侧和后面,正在喊着口号卖力的推动着。

   而在马车上,则摆着一个用木板彻底围住的巨型车厢。车厢里的东西似乎极为沉重,车轮深深的陷入泥泞的路面之中,任凭马夫怎么鞭打驮马,扈从如何用力,前后晃动,始终都寸步难移。

   “大家加把劲儿,前线吃紧。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按时将圣物送到!”玛尔德兰的学生,圣堂武士马特尔斯,披着厚重的斗篷,透过漫漫玉帘,一边高喊着口号,一边紧紧的拧起眉头来。

   自从敬爱的老师‘死于’黑石领,复仇心切的马特尔斯,恨不得立即请缨,率领圣堂武士们把黑石领杀的鸡犬不留,以祭奠先师。

   然而那位带着纯真面具的审判者寇博朗科,却始终没有下达命令。年轻气盛的马特尔斯,实在压抑不住复仇之火,几次会议中都面露愤愤之色。

   最终,寇博朗科交给他一个任务。

   并不是攻击黑石领,而是护卫‘黄金圣像’顺利抵达克里克爵士在黑石领前线建立的临时营地。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差事,巨大的黄金圣像,在没有放入黄金之核前,就是一堆冰冷沉重的金属构件,需要特制的马车才能进行运输。

   马车的速度很慢,路才堪堪走了一半,就乌云遮天,暴雨骤降,让整个队伍彻底的陷入泥沼之中。

   空气沉闷而压抑,一如马特尔斯的心情:“该死的天气!”

   圣堂武士的力量之强大远胜扈从和驮马,但却不可能下马推车,因为尊贵的身份决定了他们没办法放下架子,去做这种低下的活儿。

   好在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当乌云尽情的发泄完它的积蓄,雨幕渐渐变小,阳光透过云层斑驳的洒落下来。

   马特尔斯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而,噩梦并没有结束。

   就在乌云将散,微光笼罩的旷野中,陡然响起兽人们恐怖的咆哮声。

   “wahgha!”

   兽人不喜欢在白天发起进攻,雨天除外。

   乌云使大地变的晦暗,泥泞的土地使战马无法冲锋,兽人们并不愚蠢,他们非常明白自己的优势,以及对方的弱点。

   体重和力量惊人的兽人,穿越丛林如履平地,在泥泞的荒原上,仍旧保持着相当高的机动性。

   “大人!”

   望着朦胧雨幕中,三五成群,手持各式武器,在荒原上狂奔的兽人。尽管距离还有很远,但马特尔斯的副官满脸焦急:“这样的天气,这样的路面,我们无法冲锋!”

   脸色阴郁的马特尔斯并没有回答,眯起眼睛仔细的观察着兽人的阵势,对方的数量在大约在两百人左右,如他所料般阵型分散。

   “大人,我们加上扈从才不到两百人。”副官越发的焦躁起来。

   马特尔斯嘴角泛起一丝狞笑:“来的正好。”

   “正好?”

   副官愣住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扈从的作战能力甚至连兽人战士都不如,在加上路面泥泞,也失去了冲锋的优势。面对两百多兽人的冲击,没有任何的优势。

   “命令所有人,在马车两侧结阵,准备作战!”马特尔斯下达指令,立即掉转马头,朝着马车跑过去,轻巧的纵身一跃,绯红的斗篷迎风招展,姿态矫捷的落在车厢上面。

   圣堂武士们有序的组织起防线,各自召唤圣佑和圣剑律令,亮起根根光柱,有序的卫护在马车两侧。而扈从们则数退到马车的后方,严阵以待。

   发起进攻的兽人战士,同样是满腔的怒火。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战争,在黑石领屡屡碰壁,折戟沉沙,本以为合兵一处,就能摧枯拉朽,一雪前耻。

   事实并非如此,前前后后,大大小小四次战斗,卑鄙的人类都使用了那种可怕的爆裂巫术,无数受伤的兽人勇士,哪怕喝了鲜血摇篮的血,表面伤口看起来愈合了,但最终都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死亡。

   他们不得不把这些勇士投入蠕噬之胃的怀抱,孕育着他们的王牌——鲜血恐兽。

   截止目前,兽人战士的数量锐减,兽人百夫长也仅剩下四位,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鲜血恐兽,已成功诞生三只,急需更多的食物成长,然后组织所有力量,发起最后的面战役。

   而今天,当他们的斥候观察到两只圣灵骑士团驻扎在黑石领附近时,顿时紧张起来,还以为他们要和恐怖的黑石领联合起来。

   所以,第一时间由兽人百夫长尼鲁斯·疤脸,带领精锐的兽人战士,前来截击。在行军的路上,他们发现了陷入泥沼的车队……

   遭遇战开始了。

   狂怒的兽人们,发起了无畏的冲锋。

   站在车厢上的马特尔斯冷冷的望着快速逼近的兽人,缓缓的从腰间抽出阔剑,双手握住剑柄,猛地刺入车厢。

   手腕巨力发动,木板瞬间碎裂,露出一大块仿佛耀眼的黄金,形似骑士胸甲,刻画着繁复的花纹,中央位置四片精巧的甲叶掀开,露出一尊宝石制成的底座。

   伸手入怀,一个黄金匣落在马特尔斯的手中,轻轻的翻开盖子,里面露出一颗呈不规则多面体形状的黄金立方体,每一面都刻画着律令符文,散发着耀眼的金光。

   激活黄金圣像的黄金之核!

   “苏醒吧!伟大的远古圣像之灵,向你的敌人倾泻你的怒火吧!”马特尔斯面色庄重的捧起黄金之核,缓缓的放入宝石底座中。